笔迷阁

22. 第22章(第1/2页)

《昭昭春日》转载请注明来源:笔迷阁bimige.org

临渊不答,身形如雁,无声掠过她的身畔,长指一松,一枚鎏金香球便稳稳落进她的掌心。

李羡鱼迅速合拢掌心,将香球与绘着死兔子的宣纸一同藏进自己的袖袋里。

她想与临渊悄悄说声谢谢,可还未来得及启唇,少年的黑靴已踏上一旁矮几,借力之下,身形腾起,无声落在横梁之上,重新隐于暗处。

李羡鱼轻眨了眨眼。

临渊总是这样来去无踪。

她有些好奇抬起眼来,试着在横梁上找到临渊的踪迹。

上首的何嬷嬷念罢最后一句,一抬眼,正瞧见李羡鱼正抬头望着藻井,顿时拧眉道:“公主?”

李羡鱼忙低下眼来。

她紧紧掖着自己的袖口,心里又是庆幸又是后怕。

还好是临渊。

若是她,不说走到近前,恐怕在起身的时候,便要被嬷嬷发觉了。

何嬷嬷那双老眼里透出狐疑的光:“公主方才可是分心了?”

李羡鱼心虚地轻声否认:“没有,我方才是,是在想书里讲的意思。一时想得入了神。”

何嬷嬷愈发认定她是分了心,紧接着追问:“那敢问公主,老奴最后说的几句是什么?又是个什么意思?”

李羡鱼轻声道:“嬷嬷最后念的几句是‘在彼无恶,在此无射。其斯之谓也。’”

“意为无厌恶心,无嫉妒心,便可美善相随,名誉彰显。”

她答得并不迟疑。

只因每次何嬷嬷过来,反反复复都只讲这女四书。

数年下来,她早已能够倒背如流。即便是不曾细听,也能信手拈来。

何嬷嬷一窒,不甘地注视她良久,终未能寻出什么纰漏,不得不将手中的女诫搁下,换了另一本书册。

她拖长了音调:“既如此,容老奴再给公主授讲这本《女论语》。”

也不知是不是为了出上次那口恶气,这次何嬷嬷讲得格外得久。

直至日头高起,远处的小厨房里渐渐升起炊烟,何嬷嬷才板着脸,收了手里的书册。

正睡意昏昏的李羡鱼也抬起眼来,藏着心里的雀跃:“何嬷嬷可是讲完了?”

何嬷嬷面上微绷,可更漏催人,不得不道:“今日的授课,至此为止。”

“课业老奴已写在册上,还请公主切莫懈怠。老奴下回来的时候,自会细细查验。”

李羡鱼轻应了一声,目送何嬷嬷带着粗使嬷嬷们,出了偏殿殿门。

待她们走远,李羡鱼立时站起身来,连何嬷嬷留下的锦册都没拿,便匆匆提裙回到了自己的寝殿,合衣倒在榻上。

女四书这般枯燥,何嬷嬷的语调又这样刻板,将每一个词都拖得又细又长,比安神香更能催人入睡。

若是再过上一会,她恐怕立时便要伏案睡过去。

在李羡鱼倦倦阖眼时,红帐被人撩起,跟来的月见道:“公主,快到午膳时辰了,您先用了膳再歇息吧。”

李羡鱼将自己团进锦被里,困得睁不开眼睛:“你们先用吧,将我那份留在小厨房里温着便好……”

她的语声愈来愈慢,很快便轻得几不可闻。

月见等了一阵,没等到下文,撩起床帐看了看,才发觉李羡鱼穿着常服便在榻上睡了过去。

“公主?”月见轻轻唤了一声,见李羡鱼没有回应。便轻手轻脚地替她将外裳褪下,好让她睡得舒服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开启求生模式(综英美)非人造物[人外]网恋跑路后死对头追到恋综了科技玄学,电子跪拜公主没想当团宠[娱乐圈]修真界禁止畸形恋爱我推的孩子从20年前拯救星野爱一树人生你们竹马都这样吗?高危双O恋领盒饭后金手指上线了农门医妻:稳做权臣心上娇我靠恋爱系统在古代推广紫砂壶虫族另类婚姻实录奸臣号废了,我重开[重生]俗套童话同穿异越那就扑火 [年下]悄嗅青梅小狐狸被抓成储备粮后被休,但称帝了每天能开仨快递攻略男主七次失败后我用无限流治疗社恐持剑之人病美人网恋后恋综掉马了华夏先祖,助我为帝!真酒玩家有话要说COS夜翼的我穿到了初代罗宾时期开局小木筏[求生]无人渡我作精大小姐她吃苦耐劳[七零]我真没想和豪门前夫谈恋爱黑化值爆表[快穿]礼貌交往捧哏陈怀安造就一颗紫薇星[娱乐圈]金玉难养重生龙族的我基建暴打神明海燕邪神们的反派新娘[快穿]